|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普发动态 - 信息中心 - 《临海普法》 - 案卷集锦
   
案卷集锦(2013年 总第70期)
发布日期:2013.03.01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临海普法网     页面功能:【    】 【打印】 【关闭
 

同居关系中经济帮助与抚养义务辨析

[案情]

  李某(女)曾有精神分裂症病史,后基本治愈。2006年经人介绍认识王某(男),李某家人没有隐瞒李某曾患精神疾病的情况,王某表示不嫌弃。两人于2006101日按农村风俗举行了婚礼,未领取结婚证。20077月,两人同居期间生下一女,后因琐事产生矛盾;同年 8月,李某病情复发回娘家居住,女儿一直随王某生活。李某父母带其在多家医院诊治疾病,医院均诊断其为精神分裂症,李某父母共花去医疗费用3.5万元。20108月,李某起诉,请求法院判决由其抚养女儿,并请求法院分割共同财产并由王某承担李某看病费用,并要求8000元的经济帮助金。

  [分歧]

  对于此同居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案件,合议庭一致认为:原告目前患有疾病,应由被告抚养小孩;原告目前没有生活来源,暂不支付抚养费;对于同居前后双方财产,当事人无争议。但是,对原告治疗期间的医疗费用是否应由被告承担以及被告应否支付经济帮助金,合议庭有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看病花去父母3万多元,应视为原、被告双方同居期间共同债务,应判决被告偿还原告父母为原告治病花去医疗费用。对于原告经济帮助金的请求应当参照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支持原告关于经济帮助金的诉讼请求。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告20088月回家居住,已自动与被告解除了同居关系,此后所发生的医疗费用不属于共同债务,不应由被告承担。我国婚姻法关于经济帮助的规定,只能以合法婚姻为前提,对于同居析产案件,不能适用。

  第三种观点认为,原、被告解除同居关系后,原告发生的医治疾病费用,被告不具备法定抚养义务,不应赔偿。关于经济帮助金,本案原告本人无固定收入来源,被告给予一定的经济帮助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精神,也符合情理。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处理本案的关键是准确认定同居关系中同居一方给付另一方经济帮助金与夫妻间抚养义务的性质不同。抚养义务是基于配偶权,或者基于亲权,产生的特定身份人之间的法定义务。夫妻之间的抚养,是指夫妻在物质和生活上互相扶助,互相供养,这种权利义务完全平等,有抚养义务一方必须自觉承担这一法定义务。尤其是在一方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对方更应当履行这一义务。对于同居关系,从立法层面尚不能确认同居关系人之间具有抚养义务。本案,李某和王某没有办理婚姻登记,且李某长期患有精神疾病,属于婚姻法规定禁止结婚的情况。对李某和王某之间的关系只能按照同居关系处理。对于李某提出的基于双方抚养义务而产生医疗费用,法院不能支持。

  第二,应当准确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二条“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一方在共同生活期间患有严重疾病未治愈的,分割财产时,应予适当照顾,或者由另一方给予一次性的经济帮助”中“经济帮助金”的法律性质。笔者认为,此种经济帮助是一种道义责任而非法定的抚养义务,其形式上虽然类同于抚养费,但与抚养费性质不同。因此,对此条文的解释、适用要符合立法目的。单从条文字面上看,本案似乎并不符合这种情形,因为原告婚前就患有疾病,不属于同居期间才患有疾病。但是,本案中,原、被告在同居前,被告对原告曾患有疾病是明知的,基于利益或者其他原因考虑,两人按农村风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后共同生活,并生育有小孩,现原告患病,失去生活能力,靠父母供养维持生计,且仍需治病。而同居关系案件的经济帮助体现的就是一种道义责任,根据该条文的立法目的,本案被告应当分担一定的责任,以体现公平的原则。

  (作者单位: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王中强 马宇航 余耀华

来源: 中国法院网

 

一员工店里洗澡中毒身亡 老板应承担赔偿责任

一男子在一家浴足城守店过程中洗澡不幸中煤气,经抢救无效死亡,浴足城老板支付部分赔偿费后就不愿再赔偿,受害人家属愤怒之下一纸诉状将该浴足城老板告上法庭。日前,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判被告肖辰钧赔偿受害人家属江阳、韦佳芬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47451.65元;驳回原告江阳、韦佳芬的其他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隆林县某浴足城系被告肖辰钧以个体经营形式从事保健按摩、浴足服务。受害人江勇系该浴足城的员工。201221日,江勇在浴足城放假停业后留下守店,当天下午14时许,其在浴足城三楼卫生间使用煤气热水器洗澡中毒昏迷,当其弟江飞发现时其已经不省人事,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15时宣布临床死亡,死亡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江勇生前无妻儿,原告江阳、韦佳芬系江勇父母。江勇系农村户口。

  另查明,江勇死亡后,被告肖辰钧已支付给两原告30000元。

法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江勇系该浴足城员工,与被告形成了雇佣关系。江勇在雇佣期间,依法应当得到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关于“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规定,提供劳务者对因从事提供劳务过程中受损害享有的赔偿权利,江勇作为该浴足城的员工,被告应为其提供适于服务的劳动条件,实行劳动保护。江勇在该浴足城内三楼卫生间洗澡时中毒身亡,而被告将煤气罐安装在浴足城内卫生间中,本身存在安全隐患,存在过错,应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江勇作为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使用卫生间煤气热水器时,未打开安装有的排气扇,亦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对自身的损害承担次要的责任。综合本案案情,确定被告肖辰钧对江勇的死亡承担75%的责任,江勇自行承担25%的责任。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相关的赔偿项目,确定原告应得的赔偿为;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77451.65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30000元,被告肖辰钧还应赔偿给原告江阳、韦佳芬47451.65元。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之规定,遂作出上述判决。(文中姓名均为化名)(王明新)

来源: 光明网

 

 

七子女拒养老母 居委会代为起诉

法院判七子女分担赡养费轮流陪护

    83岁的毛阿婆育有三子四女,本该颐养天年,却因早年将房产赠与了三儿子,在她年老需要赡养时,其他六子女提出要重新分配家产,否则不履行赡养义务,并将老人送至当地居委会。无奈之下,居委会代毛阿婆将七个子女告上法庭。

  近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对这起赡养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三儿子每月负担赡养费440元,其余六子女每月负担160元,医疗费不能报支部分由七子女平均分担,并轮流陪护老人,每人每周不少于一次。

  毛阿婆与丈夫共生有三子四女,均已成家另立门户。19948月,毛阿婆夫妇将名下房产赠与了三儿子。不久,丈夫去世,毛阿婆一直与三儿子共同生活。20122月,毛阿婆被医院诊断为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出院后,三儿子不愿继续与其一起生活,其他子女则提出要重新分配父母财产,否则不履行赡养义务。

  经当地民调组织多次调解无效,毛阿婆的子女将老人送到当地居委会,居委会无奈将毛阿婆寄养到老年护理院。因老人工资不足以支付护理、医疗等费用,居委会代为提起诉讼,将老人的七个子女一起告上法院。

  法院审理另查明,老年护理院每月所需护理费3100元,老人每月退休金约1880元,另有存款51700元。

  庭审中,七个子女各执一词。三儿子辩称,赡养老人是全体子女的义务,不应落到某一个子女身上,愿按份额履行赡养义务。其他子女则认为,父母将财产全部赠与老三,理应由老三赡养。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年逾八旬,因患多种疾病,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被告作为子女应无条件地承担赡养义务。考虑到原告把房产赠与了三儿子,且在其生活能够自理时,一直与三儿子共同生活,故三儿子理应继续提供房屋供老人居住,在未改变财产现状时,遵从公平合理原则,其对老人应承担较多的赡养义务,遂作出上述判决。

  该案一审判决后,七名被告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没有向二审法院提出上诉。截至128日,该判决已生效。

  (顾建兵 徐振宇)

  ■连线法官■

  审理此案的黄素兵法官说,在多子女家庭中,大多数父母都会在子女逐渐长大后,让子女分家立室,并把家庭财产分配给子女,但有的子女认为自己在分家析产时未能得到满足,因此这部分子女在赡养纠纷中,时常以自己未分得家产、父母分配财产不公等为由,拒绝赡养父母。

  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父母有权将其所有的个人财产赠予或部分赠予其子女中的任何一人或多人,任何人包括其亲属和子女都无权干涉。而赡养是基于婚姻、血缘或收养等特定的身份关系所派生的法定义务,不因父母是否分给子女财产或分给财产多少而改变。本案中,毛阿婆养育了七个子女,却因早年把房产赠与了三儿子,而在年迈之际未能享受到应有的天伦之乐。其子女拒不赡养母亲的行为,既不符合道德标准,也违背了法律规定。(吕敏)

来源: 中国法院网

法制漫画:

 
 
友情链接: 中国司法部 | 中国普法网 | 中国法制网 | 浙江省司法厅 | 浙江法治在线 | 台州市司法局 | 台州法治网 | 临海市司法局
Copyright @ 2016 临海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 11035569 号
联系地址:浙江省临海市东方大道22号 联系电话:0576-85155771 联系信箱:pufaban779@163.com
WWW.LHSPF.CN 建议使用1024*768屏幕分辨率IE7.0以上版本 进入管理